「研究理論物理有個好處,你偶然會扮演一下上帝,推測上帝會怎麼想。但是最大的樂趣不是扮演上帝,而是明白上帝的苦心。」余海禮說。 圖│研之有物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