傳統理論認為,抗爭者是經過理性分析,判斷出有利的政治機會。但何明修觀察兩場運動,「威脅」的動員能量往往是強烈的情緒,能號召許多公民現身,同情抗爭者、憤慨政府。這些支持者也成為「防火牆」,讓政府被迫在最初容忍佔領行動。圖│中岑范姜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