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位是臺灣人類學家,兩位中國農村婦女(左一為何豔新,右一為龍玉),原本相隔千里、毫無關係,因為女書讓她們牽繫起姊妹緣分,直至今日。圖│劉斐玟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