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大學、研究所念人權法,到了牛津寫人權法,回國踏入學術界還是研究人權法!」廖福特笑言自己一輩子就做這件事。圖│研之有物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