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我希望把國際關係理論與我們國家的處境,聯繫起來。」吳玉山提起研究關懷,除了補足傳統理論的不足,更重要仍來自強烈的現實焦慮。他直言,國際關係是「生死存亡」,需要更多研究能量投入,才能從宏觀視角為國家的下一步累積知識基礎。圖│研之有物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