由核酸及多種蛋白因子組成的剪接體 (Spliceosome),就像生物體內的電影剪接團隊。 圖說設計│林婷嫻、張語辰

我們體內竟然住著剪接師!鄭淑珍的 RNA 剪接研究

如果 DNA 是電影劇本,記載著生物體應該演出什麼樣的電影。 RNA 就像依劇本拍攝出來的影片片段,需再透過「剪接」才能組成劇情相符的電影,而細胞內的「剪接師團隊」就由五個小核核醣核酸及多種蛋白因子、蛋白複合體分工合作。

「世界上有很多細菌,我們的工作是研究這些細菌如何變得不一樣!」中研院植物暨微生物所的郭志鴻副研究員說。 攝影│張語辰

宛若細菌偵探的演化生物學家 郭志鴻

為什麼有些細菌會致病、有些不會?為什麼有些細菌需要依賴宿主存活、有些不用?要回答這些問題,需要比較不同的細菌,找出其中基因的異同處,就如同推理劇般一步步推敲細菌們的演化史。